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這季節天氣漸涼雨水多

          散文 / 作者: / 時間:2018-01-20 00:00:00 / 125℃

          淅淅瀝瀝的又下起了雨,三點兩點地打在水面,片片漣漪像是極好看的,卻惹人厭惡。

          這樣的九月最讓人不喜。不過好在林淺的衣服已經洗好了,否則就領不到工錢,那樣就沒辦法給王媽媽抓藥了。

          急忙忙端著木盆往回趕,希望能在雨水變得湍急之前到家。林淺順著低矮的屋檐朝著幸福里走去,卻不得不經過那個名叫"翠紅樓"的小木樓。

          小木樓里的女人,個個花枝招展的站在門口。她們總是涂著紅紅的胭脂,嘴里說些淫詞艷語。林淺盡量避免讓自己的目光和她們相遇,但也總能聽到她們在身后叫她"白蓮花"時候輕蔑的情緒。

          她見不得她們,她們也見不得她。

          所以林淺快到那個小木樓的時候,便躲過屋檐走進雨里,布鞋踩著青石路面朝著幸福里走去。

          終于回到那間低矮的房前,林淺剛要放下的木盆,卻被另一雙手輕輕地接住了。

          "我來幫你。"

          一個穿著黑色學生裝,像極了少爺模樣的男孩子出現在林淺的面前,他好像剛從屋里走出來。

          "你是誰?怎么會在這里?"

          林淺警惕地看著他,雖然身無長物,而且屋里也根本沒有什么值得被人惦記的東西,但她習慣性地和男人保持著距離。

          "我……你……是林淺吧?"

          那少爺回答說:"我叫劉宇華,來看看王媽。我……她……她是我的……乳娘。"

          王媽媽

          林淺坐在窗前,望著窗外總也每個停歇的雨,心里一陣煩悶。

          這場雨一連下了五六日,本就低矮簡陋的屋子里,極其潮濕連被褥都有些霉味兒了。這對王媽媽的身體很不好,自那日劉公子來了之后,王媽媽似乎受了什么刺激,情緒也很是低落。

          每當林淺問起,王媽媽又是閉口不言。一個勁的唉聲嘆氣。難道真如外面所說的那樣,王媽媽是因為和劉府的管家有染,被攆了出來?所以當劉公子來看她,便讓她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嗎?

          可是王媽媽那般善良的人,林淺一點也不相信她會做出有傷風化的事情來。

          近幾日王媽媽咳嗽得更厲害了,眼看著連說話都顯得有些吃力。

          一想到有可能會失去王媽媽,林淺就感到害怕。

          "王媽媽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,不然我在這個世界上,就真的連一個親人都沒有了。"

          林淺輕聲念叨著,淚水盈在紅紅的眼眶里,終于還是落了下來。

          "林姑娘,你在家嗎?"

          突然一個聲音在屋外響起,短暫地打斷了林淺的煩悶。

          林淺走出房門,便見劉家公子立在雨里,兀自朝屋里張望。

          "劉公子您好,"林淺趕忙將其讓進屋里,"您怎么也不撐把傘?淋了秋雨,小心犯病。"

          "不礙事的。"劉公子微笑著說,"我來看看王媽。"

          "劉公子有心了,"林淺輕聲笑著,"這樣的年月,像你這么有心的人,倒是少見得很。可是王媽媽昨夜咳了一宿,這才睡下不一會兒。"

          "這樣啊,"劉公子也是壓低了聲音,"那我看她一眼便好。"

          劉公子透過破洞的窗口看了一眼屋里躺著的老婦人,雖然睡著了,臉上依舊是痛苦的表情,嘴里還在發出輕微的哼聲,想來即使在睡夢中,她也并不輕松吧。

          劉公子眉頭微鄒了一下,轉頭嘆息了一聲,便從衣服兜里掏出了兩個大洋遞向林淺:

          "這幾年多虧了你照顧王媽,以后你就不要出去洗衣服了。現在我回來了,就讓我來照顧你們吧。"

          林淺沒有伸手去接:"不必了林公子,照顧王媽媽是我自己愿意做的,而且依靠我的雙手讓王媽媽好好活著,會讓我覺得很幸福。"

          林淺沒有說出口的話是:我不想想那個小樓的女人一樣,依靠男人的錢生活。

          從小生活在書香門第的林淺,如非戰亂四起的年代,便是個大家閨秀。如今即使父母雙亡,自己也只能依靠出賣勞力勉強過活,但林淺不愿意成為讓自己討厭的那種人。

          "可是我不忍心,看著你這班辛苦地過活。"

          劉公子堅持將手里的大洋遞向林淺:"以后,就讓我來照顧你吧。你,愿意嗎?"

          過去

          "以后就讓我來照顧你吧。"

          這句話讓人怎能不心軟呢?林淺回想起當初在北平,那個人也是這般對自己說話:"我會對你好一輩子的。"

          一輩子?何其短暫的一輩子啊。

          他是北平出了名的才子。林淺家中只有一女,便把這才子招做了上門的女婿,想著能夠將一份殷實的家業傳承下去。

          卻不曾想,婚后不過半年,他就成了八大胡同的常客,和一個叫如是的女子如膠似漆。

          她自幼在母親的教導下,便以三從四德為做人的準則。尤其是女人,出嫁從夫,家里便是丈夫大過天,卻怎能管得了他在外面花天酒地?

          但是林淺終究還是不甘心,每日里丈夫回家來之后,便總免不了勸導幾句。漸漸地丈夫便也煩了,先是出言喝罵,而后變本加厲,整月整月地窩在八大胡同里。

          忽一日,一隊號稱什么張大帥的士兵打上門來,嚷嚷著要債。說是他在八大胡同半年里的花銷,全都是賒欠。

          不管到了什么年月,嫖娼還賒欠的,也不多見。為了息事寧人,爹娘只得忍痛給錢消災。

          自此,林家家對這位姑爺也是深惡痛絕,但終究沒有媳婦休掉丈夫的道理。原想著指望他能回頭是岸。卻又沒過幾日,又是一隊喚作李將軍的軍士,拿著他親手寫下的欠條來了,說是他在煙管的花費。又是一筆巨款。

          如此這般,終于這一日他回到林家伸手就是要錢。林老不再忍讓,便放言道:"若是死不悔改,便打出家門去。"

          他也厲聲回道:"若不是看你們林家頗有幾分家產,我會入贅嗎?我堂堂京華才子,腹有詩書,卻落得個入贅的結局,我在外面遭受何等奚落,在同窗面前也再也抬不起頭來?還有就是你的女兒,躺在床上像個死人一般,哪里比得上如是姑娘的萬種風情?"

          終于他還是被打了出去,林淺便覺得地獄般的生活已經過去。然而好景不長,半年之后來了數百軍士將林家圍了個水泄不通。上一頁123下一頁

          上一篇: 心臟的故事
          下一篇:傾城只為美人笑
  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  正定三日平淡地生活土與籽白色的鳥藍色的湖——寫給T.S生命的追問自己的夜晚可以預約的雪山之想(三題)干菜歲月我很重要

          最熱


          宝龙娱乐

          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