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請客

          隨便看看吧 / 作者:小情調〃 / 時間:2018-09-14 20:03:08 / 88℃

          周五一大早,副科長老唐剛趕到局機關打完考勤,便接到了一個電話。電話是幾年前他下鄉扶貧蹲點的幸福村支部書記老李打來的。老李說,當天村支兩委的干部要來縣里辦事,大伙兒說一年多沒有見到唐科長了,都怪想念的,想借這個機會和他見一面。

          電話那一頭傳來久違而又熟悉的聲音,一下子把老唐的思緒拉到在幸福村蹲點扶貧的那一段難忘的歲月。

          幸福村是全縣最邊遠的貧困村之一,那一年,縣里啟動扶貧攻堅行動,組織各機關部門干部對貧困村實施結對幫扶,老唐被安排到幸福村擔任扶貧工作隊長。到村后,唐科長帶領扶貧工作隊與村干部們一起,認真落實國家有關扶貧政策,扎實開展精準扶貧,經過兩年多不懈努力,最終幫助幸福村成功甩掉了貧困帽子。那段日子,老唐和扶貧隊員與村里干部、農戶同吃、同住、同勞動,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

          老唐至今仍清晰的記得,離開的那天,幸福村的老老少少趕到村口送行,手里提著大包小包的雞蛋、花生、紅薯等自產的農產品。老唐知道,村民們是在用最樸實的方式表達內心最真摯的情感。他不忍直視一雙雙渴望的眼睛,只是雙手合十高舉過頭,然后轉身上車匆匆作別。回來后一年多時間里,村書記老李幾次打電話說要和村干部幾個專程來看望他,也都被老唐婉言謝絕。

          "唐科長,你放心,我們也沒有什么別的意思,也不會給你送禮,就是想等你下班后,請你吃個飯,表示一下感激之情——"。電話那頭,老李反復強調。

          老唐的思緒一下回到了眼前,他想,既然他們都到縣城了,再不答應,就太不近人情了。再說,自己又何嘗不想和那些老伙計們敘敘舊啊!

          "那好吧,老李,你們來一趟也不容易,你們先把事辦完,晚上下班后咱們一起吃個飯,不過先說好,我請客"。老唐最終還是應承了下來。

          掛了電話,老唐便開始在辦公室為請客吃飯的事犯起愁來。老唐很清楚,根據中央八項規定,他這次請客用餐,是不屬于公務接待范疇的,只能自己想辦法。其時也沒什么其他辦法,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掏腰包。

          想到自掏腰包,老唐下意識地掏出褲兜里的錢包,抽出一疊薄薄的鈔票。他反復數了又數,也就五、六百塊的樣子,這還是他這個月的零花錢。老唐夫婦都是工薪階層,沒有其他收入來源,平時,老唐的手頭并不是很寬裕。老唐暗暗劃算,這點錢請客吃飯是肯定不夠的,該如何是好?

          突然,老唐的眼前一亮,目光定格在錢包里的一張銀行卡上。銀行卡是今天上班出門時愛人交給老唐的,說里面有一千塊錢,是給正在上大學的女兒下個月的生活費,要老唐抽時間去一趟銀行轉帳。沒辦法,到時候就先用這個錢就一下急吧,事后再想辦法補上。老唐作出這個決定后,心里稍稍停當了一些;但一轉念又感覺似乎做了一件對不住女兒的事,心里又生出些許愧疚來。

          下午,忙完手頭的工作,老唐向局領導請假,特意提前一會兒下了班,來到大街上,挑了一家看上去既經濟又實惠的餐館,然后約了老李他們過來。

          雖然已是一年多沒見,但因有過曾經無數個日夜一起工作過的經歷,大家見了自然倍感親切和激動。席間,村干部們七嘴八舌講起村里脫貧后發生的巨大變化,老唐聽了十分高興,仿佛又回到了和大家朝夕相處的日子。

          吃完飯,結賬時,老李他們搶著要買單,被老唐堅決拒絕了;可老唐要買單,老李他們說什么也不肯。就在雙方竟爭持不下之時,老李非常誠懇地說:"唐科長,我們知道您是擔心我們違反規定,您放心,我們村里都是堅持‘零招待’,不瞞您說,今天我們計劃請您吃飯,都是事先商量好的,由大家個人平攤的,絕不會花集體一分錢"!

          "什么?大家平攤?這不是AA制嗎?"老唐一楞,隨即又釋然了,感慨道,"這個辦法好啊!既不違反規定,又能經常聯絡一下感情。大家以后也能常來常往,好,不過今天也要算我一份"。

          好!餐桌上頓時響起一陣爽朗的笑聲!

          請客

          送別故人,回家的路上,老唐感覺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輕松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 做人難,做狗更難
          下一篇:愛有幾多情
  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  徐志摩《殘詩》賞析徐志摩簡介徐志摩《沙揚挪拉一首》賞析徐志摩《石虎胡同七號》賞析徐志摩《闊的海》賞析北島《零度以上的風景》賞析北島《無題:一切都不會過去》賞析北島《走吧》賞析北島《一切》賞析北島《守夜》賞析一

          最熱


          宝龙娱乐

          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