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月光下的洗禮

          隨便看看吧 / 作者:空心、 / 時間:2018-09-14 18:16:03 / 56℃

          一、

          她有一個抒情的名字顏秋,是巴山深處大寧河的女兒。

          她與月有緣,與水有情不只是現在,也不在兒時。

          寧河清爽的夏夜,月光下奔涌的流水,曾經詩一般地注入她的記憶。在這個初秋的夜晚,一身白色裝束、形似電影名星鞏俐的顏秋,與她的閨蜜"斌"又一次在故鄉的小河不期而遇。

          她美麗的情懷,始于父母濃情蜜意"愛的生命線",始于母親初孕時的胚芽。因為她的父母,是那個特定的紅色年代,不可多得的知識公民。

          清澈的河水,在銀色的月光下溫柔歡快地流著,光滑的鵝卵石,靜靜地臥在水底與月兒細碎的倒影一起微微波動,朦朧的光影勾勒出山的剪影和她倆楚楚動人的輪廓。給人一種如醉酒里,徜徉夢中的意境。

          二、

          中學時,顏秋就是學校的游泳健將。她與"斌"還有"林"是學生時代心心相印的好友;她們曾在學校那顆枝繁葉茂的黃葛樹下,進行過"月夜三結義"。她們時常一起學習、一起交流,上高中后,在學校的每一天,她們吃飯、睡覺都不曾分離。

          高中畢業,顏秋到了南方最大的開放城市打拚,"斌"在縣城一所重點中學做了物理、化學教師;她們三人中的"林"在西南地區一個邊貿重鎮,做了一名技術超群的攝影人。

          大寧河古名巫溪,源于古萬傾池今重慶市巫溪縣紅池壩北面山麓,穿高樓、接湯壩河水,沿西寧橋至兩河口接東溪河水南下,途經寧廠、城廂、大昌古鎮和剪刀峽、廟峽、小三峽,在巫峽西口注入長江,全長202公里。大寧河沿途風光秀麗、溪流縱橫;是長江三峽金三角旅游熱線的重要地段。有中國歷史文化中神秘的寧河棧道、大寧河懸棺和野人之謎。

          顏秋滿懷敬意,對著月光下的流水,更是對著自己發出呼喊:"美麗河水,我來啦......"

          高亢清亮的聲音裂石穿云,在空曠的夜的河面久久回旋。

          三、

          顏秋她們這代人,生長、降生在物質困難的60年代,練就了吃苦耐勞的生活品質。為了生存,她們常常身心疲憊地四處奔波。但是,性情溫柔的顏秋,水是她的情人;她特別喜歡仰臥在水上,任由河水親吻。她告訴斌,"人在河水里游得久了,雙眼貼著河水,四肢全屬于自己,那種感覺十分的愜意。"

          河邊長大的人,一旦遇見河水,便會忘情地投入水的懷里,愿意高興地忘卻一切。

          "斌"象是對自己又像是對顏秋自言自語地說:"今晚,要是帶著游泳裝就好了,可以去水里泡一泡。"

          顏秋受到"斌"的鼓舞,月光下鬼使神差的朝著河心走去。

          "斌"驚訝于她的忘情,上前拉著她打濕了的衣袖,急急地說:"秋,別這樣,水很涼。"

          河水,像久別重逢的戀人將顏秋輕輕柔柔地包圍,漫過她的衣袖,她陶醉地微閉雙目,將雙手伸向天空,對著"斌"輕輕地搖了搖頭,"撲嗵"一聲,象一只海豚,急不可待地鉆進水里。

          河水的柔波,如銀灰色的綢緞溫柔悠遠、連綿起伏,一陣清涼舒暢的快感漫延她的全身。她已無法顧及佇足水邊的"斌"了,同時,也很感激和慶幸"斌"沒有給她帶來打擾。她時爾仰面靜臥,時爾激越翻騰;累了,她便一頭潛入夜的水底,她成了一支美麗飄渺的音符,成了月光下水的女兒。

          四、

          光怪陸離的河水,引起了顏秋一連串的回憶。

          她想起她和"斌"還有"林"兩位好友,在一個月光如水的夜晚,在中學的黃葛樹下,像《三國演義》中劉備、張飛、關羽"桃園結義"一樣,舉行象模象樣的結拜典禮的情景。

          她記得:她曾在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,獨自一人,一路跌跌撞撞朝大寧河深處游去,將

          一顆破碎,受傷的心交給溫情的河水,閉上眼睛沉入水底,水中,她曾經看到了逝去多年的外婆,面無表情地向她走來,她企求上蒼讓外婆將她一同帶去。

          古往今來,多少失魂落魄的書生,借著月光、憑著河水,洗滌、沖刷過自己的心靈,留下了萬古不朽多情善感的詩篇。她仿佛看到了懷石沉江的屈原,想到了端午節母親制作的香氣撲鼻的粽子,想起了月光里結拜的"袖珍姐妹",想起了節日家鄉紅紅的燈籠;想起了醇香誘人的寧河烤魚。

          河水順著顏秋的喉道,進入了她體內的各個部位。隨著身體在水中涌動,她眼前的幽暗,漸漸地變成了春的嫩綠和柔軟的草叢,她躺在上面,如同靜臥在柔順的沙灘,又像葡伏在新生兒的故居......媽媽暖暖的羊水里,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和恬靜。

          一波又一波的浪花沖擊,喚醒了她沉睡的靈魂。水讓顏秋的身體,爆發出一種難以想象的力量,她竭盡全力沖出水面游向岸邊,望著天上的月亮,讓靈與肉又一次升華和蘇醒。

          五、

          初秋的月亮,高潔而寧靜。

          月光下的洗禮

          顏秋從夢游般的思緒中醒來,將濕漉漉的頭發從水里伸出,用手摸了一把換氣的臉頰,睜大眼睛仰望明月的時候,"斌"已來到了她的身邊。在銀光閃耀的柔波里,她們相視一笑,雙手相握,同感水的溫情,體味靈魂深處的默契;接受韻味悠長心的洗禮。

          因為人生的不同經歷,或許對水的特殊鐘愛;顏秋養成了與水對話的習性。每天凌晨,她總是第一個來到大寧河聆聽水的歌唱、抒發心中的愛意。臨別時,她總要取一杯充滿靈氣的河水,將其盛入貼有"愛與感謝"字樣的玻璃杯中,并將字的正面朝內,讓杯中的水看到她的心情,讀懂她的內心。

          "江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。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"

          奔騰不息的寧河水緩緩地流著,河畔,從一家民房的窗口,傳來中央電視臺民族音樂《春江花月夜》的抒情歌聲:

          "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隨波千萬里,何處春江無月明?"

          春天的江潮,水勢浩蕩,與大海連成一片,一輪明月,從海上升起。月光照耀著江面,水天一色,隨波閃耀,海風吹拂,飄渺萬里。

          顏秋和"斌"手牽著手站在水中,他們久久佇立、側耳傾聽;此時,天上的明月,感受了這個美麗的夜晚,見證了水韻悠長心的洗禮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 寶盒的困惑
          下一篇:進化12紅色魔鬼
  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  推薦閱讀
          徐志摩《殘詩》賞析徐志摩簡介徐志摩《沙揚挪拉一首》賞析徐志摩《石虎胡同七號》賞析徐志摩《闊的海》賞析北島《零度以上的風景》賞析北島《無題:一切都不會過去》賞析北島《走吧》賞析北島《一切》賞析北島《守夜》賞析一

          最熱


          宝龙娱乐

          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/meter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rxpnh"><menuitem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nuitem></nobr><nobr id="rxpnh"><meter id="rxpnh"><dfn id="rxpnh"></dfn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xpnh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