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街

魯雍正
鎮子坐落在這里,青山綿延,兩條細小的河流,一條發源于國家級的森林公園,一條流經小有名氣的古鎮。
古老的書院坐落在鎮子的一塊高地上,漫步鎮中也可見古井,青石板鋪成的小巷道;某處還能見到大理石砌成的拱門,拱門上的雕花依稀可見。原來灰撲撲的書院經過粉刷與修整,青春煥發;道路拓寬后,青石板路邊快要消失的圖畫也突然間起死回生般地顯現了出來。但老街卻少有變化。
老街路面窄小,不到如今標準馬路的一半寬,也不似現在的路這樣直。它彎彎曲曲,地面也不平坦。從老街的建筑來看,大部分應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產物,當然也有個別可追溯到清末。所以稱不上古巷,應該叫老街。
我在鎮子居住了7年,半個童年的記憶都與它有關。不知走過了多少遍老街,閉上雙眼,老街的每一級石階都在腦海里清晰可見,那種清涼夾雜著青苔味的氣息仿佛還在鼻尖。老街細窄便顯悠長,再加上一條寬闊的柏油馬路將其從中截斷,我們索性將老街分為上街與下街。兩者景致也不盡相同。
上街有各種店鋪:理發店、裁衣店、中藥店……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個雜貨店。店面不大,店中三面都是高高的木架,店中間是平躺著的木架,一格一格地分成許多小單元,里面擺滿了零食、種子等各種貨物。老板在街上也擺出幾張木桌,上面堆滿瓶瓶罐罐。記得小時候,母親常會囑咐我到那兒買各種我所不知道的東西,像酒曲、桂皮、八角之類的。我便攥著錢滿懷好奇地來到店中詢問老板娘。
老板娘是一個熱心的中年婦女,瘦但不顯柔弱,見我去總會笑瞇瞇地問我要買什么。當我準確無誤地報出名字來時,她便手腳麻利地從繁多的商品中找到,遞給我。我付過錢道過謝后,便細細把玩手中的“奇物”,慢悠悠地走回去。
雖說上街有各種店鋪,但也不見得有多熱鬧。這里的顧客大都是熟客:李叔叔帶兒子來剪頭發;王阿姨到裁衣店準備給老母親訂兩套保暖的布衣;陳爺爺怕是身體不適,到藥店煎幾服藥……店鋪每天早早地開門,傍晚吃過晚飯不久就早早地打烊了。擺在外面的木桌也不憚有人順手“牽”走。街口角落的一盞舊街燈沉睡了一晝,此時睜開眼來,視線所及之處,都陷入暖黃的光芒之中,老街安靜地沉入了夢鄉。
下街則更多是安靜的。路面本來就窄,再加上兩邊都是住房,每家門前延伸出幾步石階,路面愈發窄了。石階不盡相同,有高有低,參差不齊。下街一直延伸至鎮子的另一邊,這里多為過客。人們從這邊一直走到另一邊的柏油馬路。大人們是規規矩矩走在路的中間,小孩怕是和那時的我一樣,喜歡在每家門前的臺階上蹦蹦跳跳,從這邊跑到另一側,又跨過幾個石墩,仿佛自己擁有飛檐走壁的功夫。
下街兩邊平實的樓房擋住了陽光,因而顯得陰暗潮濕。一側的墻上常年鋪著一層淡淡的青苔,從墻頂的縫隙中冒出幾株小草,直挺挺地向上生長,盼望著一天當中僅有的幾縷陽光灑落。太陽未下山,這里便開始變得晦暗了,不久,黑暗便如墨汁一般彌散開來,門前只透出點點無力的燈光,隱隱約約,非但不能照亮,反而更顯詭異。
老街幽靜中帶著一份古樸,也曾吸引一些人來此寫生。恐怕現今,也只有不多的人才有敏銳的嗅覺,能透過一塊塊青石板嗅到老街的古香。
與老街相對的是一條新街。每年,來}各地的游客涌人這里。街兩邊的房子清一色地裝飾成古樓樣式,成群的游客們走在街上,樂呵呵地欣賞著這別有風味的“古街”,頗有雅興。
老街此時依然一片寂靜。
簡評
“新街”相對于“老街”而言,是游客們眼里“別有風味”的“古街”。可在作者眼里,新街雖然可以裝飾成那種古樓樣式,卻沒有老街那種古樸安靜、自然和諧的生態環境。作者的筆觸從“上街”到“下街”,從石階上的青苔到店鋪里的瓶瓶罐罐,帶著懷舊的暖色調撫摸老街的現實與夢鄉,頗多興味。
(指導教師:林雪冰)

【推薦文章】

【熱點文章】